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我的兄弟姐妹》

视频:/player/outer_player.swf?auto=1&vid=12922014&uid=1346876343

主持人:记得曾经有过一部电影叫《我的兄弟姐妹》,故事讲述的  是:二十年前,有家四兄妹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沦为了孤儿。亲戚们也都没有办法收养这四兄妹。无奈之下他们当中的大哥,为了让弟弟妹妹们能过上好日子,忍痛把弟弟妹妹们相继送给了他人收养,从此,四兄妹天各一方。二十年后,四兄妹想再相聚,又经历了种种波折。接下来这几个孩子的经历跟电影里的情节有点儿类似。悦乐镇悦乐村白家湾村民小组的屈炳宇三兄妹,也是失去了父母,亲戚们也都无力接收这三个孩子,与电影里面儿不同的是他们当中的大哥却承诺三兄妹永远不分开,一定要把弟弟妹妹抚养成人,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孩子怎么来兑现他的承诺?三兄妹又都是怎样坚强面对不幸命运的呢?

导视:这是一个由三个孤儿组成的家庭,哥哥幼弱的肩膀艰难庇护着弟弟妹妹的成长+[记者:你认为你对弟弟妹妹的责任都在哪些方面?屈炳宇:照顾他们长大。]

从小失去父母的他们,甚至已不记得亲人的模样。[炳丹:记不得了,妈妈带我们我一岁都没得她就跑了。记者:爸爸长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炳丹:我家爸爸的脸盘是圆的。记者:你还记得爸爸妈妈是长什么样子吗?炳宇:我记不得了。炳宪:记不得了。]

为了实现爷爷的遗愿。 [炳宇大伯母:不管是在哪家,在那点好在三兄妹在一起都好,这个话三伯(炳宇爷爷)是念过好多次。]

为了履行自己对爷爷临终前的承诺。[炳宇:他(爷爷)肯定是想对我说叫我把弟弟和妹妹照顾好。炳丹:他(哥哥)不会把我送人的。村小学教师:虽然他们是小孩,但兄妹之间是手足之情吧,我想他们就是亲情不可分割]

面对学习和生活的严峻考验,三兄妹并肩力扛,艰难度日。[炳宇大伯母有时间又饱也得一顿饿也得一顿。炳宇:早上他们可以把猪喂了,饭做来吃了才去读书都来得及的,我早上起早点六点过就起来,整点饭吃了就去读书。]

    他们的明天又在那里,他们这样的生活又能延续多久。

解说:阳春三月,刚刚经历了雪魔侵蚀的南方大地逐渐复苏,山川树木也逐渐冒出了新绿,太阳也终于露出了它久违的笑容。清晨的阳光倾洒在屈炳宇三兄妹居住的破瓦房上。十三岁的屈炳宇带着弟弟妹妹又开始了他们一天的生活。+10 秒现场。

解说:每逢周末在家的日子,屈炳宇总是要忙着为弟弟妹妹好好做上一顿饭,多做一些家务活儿,尽量多尽一份做哥哥的责任,因为他不仅是这个家的大哥,更是这个家的家长,平时他每天早上在八点以前就要赶到镇上的乡完小读书,没有什么时间为弟弟妹妹做饭,就连喂猪的活儿多数也都是由年仅十一岁的弟弟屈炳宪和九岁的妹妹屈炳丹来做。自己还是个并未长大的孩子,为什么又要独立承担起抚养弟弟妹妹的责任呢?话还要从一九九九年说起,那一年这个家迎来了妹妹屈炳丹的降生,三个孩子的喧闹给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增加了不少的生气,但同时也给这个家庭增加了更大的生活压力。在炳宇模糊的记忆中这个家就一直是爸爸艰难的支撑着。[记者在你心目当中的爸爸都是什么样子的?炳宇:我觉得我家爸爸很好,他还在家里的时候去干活,妈妈就在家里耍,还饭都不做,还要等爸爸下午回来做饭。]

解说:为了生计,在炳丹刚满月后,爸爸就外出务工了,可让一家人万万没有预料到得是,爸爸的此次外出却再也没有回来,一次施工事故让爸爸从此与他们阴阳两相隔。面对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年迈爷爷,年轻的妈妈彻底绝望了。一天早晨,无法忍受自己的青春永远被贫困与负担包围着的妈妈,尽然席卷着爸爸留下的的部分抚恤金不辞而别,没有了任何消息。一系列的残酷打击实在远远超出了这个家庭的承受能力,坐在这间冰冷的土瓦房里,回想着昔日一家人的温暖日子,望着眼前空空荡荡的家,祖孙四人抱头痛哭,但几个孩子的日子还得继续呀。悲伤过后,年迈的爷爷也只能无奈的咬牙艰难支撑着这个家。[炳宇大伯母:可怜那个老年人(炳宇爷爷)七十三岁了,小丹这个撒尿在床上,说起三伯(炳宇爷爷)也哭,我们也很难过,三伯(炳宇爷爷)说我万万没有预料到会落到这一步呀。注:画面特级处理配适当音乐。]

解说:日子一天天过去,三兄妹在一天天长大,爷爷更在一天天衰老,但三兄妹的成长远远赶不上爷爷衰老的脚步。二零零三年,老人因操劳过度,终于支撑不住倒下了,看着眼前三个尚无独立生活能力的孙子,老人始终无法安心离去,可亲戚们也都不富裕,都没有能力收养三个孙子。思来想去,在最后的弥留之际,老人还是把三兄妹叫到了床前,可此时老人连说句话的力气也没有了,看着三个稍比床沿高出一头的孙子,老人的诸多不舍与嘱托只能通过不忍闭合的双眼和肆意流淌的泪水传达给当时年仅八岁的炳宇。[炳宇:爸爸死了以后就是我家爷爷带我们,爷爷刚带了我们四年就死了。记者:你认为他(爷爷)都想对你说什么呢?炳宇:他(爷爷)肯定是想对我说叫我把弟弟和妹妹照顾好。]老人的混浊的泪眼最终还是艰难的闭上了,可当时这三兄妹,即使是作为大哥的炳宇,也并不懂得爷爷的嘱托和爷爷的离去对他们的今后都将意味着什么? [炳宇大伯母:就害怕的是一家去一个,把几兄妹弄分离,不管是在哪家,在那点,好在三兄妹在一起都好,这个话三伯(炳宇爷爷)是念过好多次。]

解说:失去爸爸妈妈以后,唯一的依靠爷爷也走了,三兄妹彻底成为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接下去的日子该怎么办?三兄妹还不懂得去考虑。周围的几家亲戚,是三兄妹的几个堂伯。他们在三个孩子的爷爷离去后,已尽力照顾起了三个孩子,然而他们都是贫穷的山民,抚养自己的孩子上学也都很艰难,实在没有能力再抚养这三个孩子,他们最多能做的也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给三个孩子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炳宇:那几年我们还不能做饭吃,三伯就早早的来,当时我家还有碳,他就把火引燃,做饭给我们吃了后,让我们去耍,下午他把饭做给我们吃了以后,叫我们耍会儿就睡了,他整饭给我们吃都做了几个月。炳宇大伯:那个时候柴这些都砍不动,都是我去砍了帮他们锯好。炳宇堂姐:小的时候三兄妹又花,又不会洗脸,衣服那些泡在沟沟里面几天不洗都可以,虱子那些会跟着这些淌,那年我在这里,我经常帮他们洗,又要好一点。炳宇:有时候二姐(大伯家女儿)她们读书就请她们背(炳丹)去学校里,请她们带会儿。]

解说:三兄妹在懵懂中相继失去了亲人,也许当时在他们心里并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失去。从小爷爷就告诉他们,爸爸妈妈是出远门打工了,有一天他们也会像其他孩子的爸爸妈妈那样买很多礼物回来,也会抱他们亲他们,带他们一起唱歌,一起捉蝴蝶,只要他们乖乖坐着等,别乱跑,爸爸妈妈就一定会回来的。现在哥哥又告诉弟弟妹妹,爷爷也去打工了,他也会带着礼物和爸爸妈妈一起回来的。就这样,每每在夕阳的余晖里,炳宇常常陪着弟弟妹妹坐在家门口,痴痴注视着远方的山道,自我安慰的等待着带着礼物的亲人们归来。随着炳宪的逐渐懂事,常常就只有妹妹一个人孤独的继续等待着。[记者等过爸爸妈妈没有?炳宇:等过,因为在我的心目当中爸爸还没有死。炳丹:哥哥背着我等的。记者:后来等到爸爸没有呢?炳丹:没有。记者:还想继续等他吗?炳丹:要。] 注:画面特级处理配适当音乐。

解说:等不回离去的亲人,三兄妹的生活尚不能自理,当时三兄妹经常都靠旁边的几个堂伯家照看着,堂伯和伯母们看见三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心里也都不是滋味,都在尽力的呵护着他们的长大。[炳宇大伯母:这家守会儿,那家守会儿后,就在这几家吃点了嘛,始终望不过嘛,他们眼睁睁的,望不过呀,有时间又饱也得一顿饿也得一顿。炳宇大伯:小丹家三兄妹,从三伯死了以后,他们这个家庭也相当就是我家帮他们管。现在我都还有一个本子,他们买了些什么 ,我都全部帮他们记好的,极好了等到了年底,等弟兄都到了以后,要给他们公布一个帐。炳宇大伯母:后来(炳宇爷爷)死了以后,就叫(炳宇)不会说话的那一个(聋哑)大姑姑来照顾了他们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后来(炳宇)二姑姑打工回来又经常过来照看,(炳宇)三姑姑前几年时不时地来照看一下,这两年活儿多了也好久没有来了。记者:一般他们(三兄妹)吃饭都是你们照顾? 炳宇大伯:是,大部分都在观看着他们的,这个也是我们家族中应当照顾的,今年整了个猪给他们喂,自己再种点,喂点猪。]

解说:在与炳宇大伯和大伯母的谈话中我们了解到,炳宇的妈妈自从离开后就和邻乡的一个单身中年男子结了婚,并又生育了孩子,在炳宇的爷爷去世那年,他们声称要好好照顾炳宇三兄妹,曾经一起回来生活过一段时间。但他们对炳宇三兄妹的态度和变着法儿在炳宇大伯那儿索要抚恤金的做法,让大伯对他们的来意产生了怀疑。[炳宇大伯:在那边大弯子背柴,差不多要背得有他(炳宇继父)的多,被他(炳宇继父)把(炳宇)拿来用力的榨。炳宇大伯母:一下她要买羊子,一下她要修房子,我们说她(炳宇妈妈)把房子修好,值多少钱我们再给她,如果早早的把钱给她,他们一下跑了怎么办。]在几次交锋都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炳宇的妈妈和继父变卖了爷爷生前留下的全部粮食后,一夜蒸发,至今杳无音信。小小三兄妹只能依靠政府和爸爸留下的抚恤金以及几个堂伯的救济艰难的成长着。

主持人:很多孩子都想在一夜之间快点长大,屈炳宇也不列外,自从妈妈再次出走以后,这个愿望在他身上还真的就实现了,爷爷临终前的嘱托和家里必须面对的实际困难,硬逼着这个八岁的孩子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还真的就当起这个家,承担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

导视:这是一个由三个孤儿组成的家庭,哥哥幼弱的肩膀艰难庇护着弟弟妹妹的成长+[记者:你认为你对弟弟妹妹的责任都在哪些方面?屈炳宇:照顾他们长大。]

从小失去父母的他们,甚至已不记得亲人的模样。[炳丹:记不得了,妈妈带我们我一岁都没得她就跑了。记者:爸爸长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炳丹:我家爸爸的脸盘是圆的。记者:你还记得爸爸妈妈是长什么样子吗?炳宇:我记不得了。炳宪:记不得了。]

为了实现爷爷的遗愿。 [炳宇大伯母:不管是在哪家,在那点好在三兄妹在一起都好,这个话三伯(炳宇爷爷)是念过好多次。]

为了履行自己对爷爷临终前的承诺。[炳宇:他(爷爷)肯定是想对我说叫我把弟弟和妹妹照顾好。炳丹:他(哥哥)不会把我送人的。村小学教师:虽然他们是小孩,但兄妹之间是手足之情吧,我想他们就是亲情不可分割]

面对学习和生活的严峻考验,三兄妹并肩力扛,艰难度日。[炳宇大伯母有时间又饱也得一顿饿也得一顿。炳宇:早上他们可以把猪喂了,饭做来吃了才去读书都来得及的,我早上起早点六点过就起来,整点饭吃了就去读书。]

他们的明天又在那里,他们这样的生活又能延续多久。

现场:屈炳宇在街上买菜。

解说:今年刚满十三岁的炳宇照顾弟弟妹妹已经有整整五年了,他每每都是利用上午下课的时间在街上买菜,因等到放学以后,街上已经没有菜卖了。买菜的钱主要是靠政府补贴和爸爸留下的抚恤金,钱都是由大伯保管,每月定期去拿一百五十元,这也是三兄妹每月全部开支的费用。菜买好后,炳宇都要把菜借放到在卫生院上班一位堂哥那里,放学回家再去取。[炳宪:钱都是大伯娘家帮我们保管,我们要就去她家拿。炳宇大伯:粮食呀冬天家的衣服呀,像他三兄妹低保这些 都还是给得有他们的,主要还是靠政府。]

 

现场:炳宇在教室里上课,老师叫他回答问题。

解说: 炳宇是班里年龄较大的孩子,因村子里只有一所办到三年级的单小,所以四年级必须到镇上的完小读书,因学习底子差,既要当家长,又要当学生的炳宇成绩一直不是很理想,老师们也都知道其中的原因,也都会对炳宇的学习多一些照顾。[悦乐镇完小教师 肖益群: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忧伤,在教室里面坐着老是发呆,孩子太小了,心理承受这样的压力呢,可能对他自身的成长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悦乐镇完小教师 胡德群:这个孩子在学校里是比较听话的孩子,学习比较认真,对家庭比较负责。他这个年龄应该是比较天真活泼的年龄,因为家庭特殊造就了他的习惯,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怕他们辍学。]

解说:因炳宇所在的镇完小离家较远,炳宇每天的中饭基本都是在校门口的小摊上随便卖点小吃充饥,每天都要在回家后才能好好吃上一顿饭。 [炳宇:我早上六点过就起来,整点饭吃了就去读书。]

现场:炳宇背着菜和书包走在回家的山道上。[记者:你下來一般要走多久?炳宇: 二十多分鈡。记者:每次回家都要走多久呢?炳宇:一個多小時。]

解说:看着炳宇弱小的背影,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怎么撑起一个家的,从八岁当家到现在整整五年的时间他又都是怎么走过来的。都说父亲是儿蹬天的梯,父亲是儿拉车的牛,炳宇幼弱的身体和雅嫩的双肩托起了弟弟妹妹成长的希望,而谁又来托起自己的这份希望呢?当然,这对炳宇来说完全是一个简单得没有必要去思考的命题,因为他自己正在默默的承载着这如山的重负,他那因负重而近乎蹒跚的步子正行走在这艰难的汪洋。[记者:走这条路你都走了几年了?炳宇:五年。记者:还有多远才能到你家?炳宇:还要二十多分钟。记者:都是这样的路,下雨天你怎么办呢?炳宇:下雨天还不是打着伞去读书。]

解说:三兄妹居住的这间屋子是爷爷带着爸爸在二十多年前建盖的,因年久失修,显得破旧不堪,进门的这滩稀泥和屋内散发出的带着潮湿的霉味儿,诉说着这间房子所经历过的太多悲欢离合。一张长满绿霉的断腿桌子紧靠着墙,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排列在墙角的地上,堂屋的左侧墙上从头到脚开着一道足足有三十公分宽的裂缝,从裂缝顶部射进的阳光让屋内明亮了很多,裂缝里塞满了破旧衣服这就是三兄妹赖以生存的家。[记者:你们住这房子冷不冷?炳宇:冷。记者:墙缝里的东西东是谁塞进去的?炳宇:以前我家爷爷塞的。记者:现在透得进去风吗?炳宇:透得进去。]

现场:[记者你去年宰杀了一头猪吗?炳宇:买的。记者你去街上买的肉?炳宇:不是,在下面幺婆家买的。记者多少钱一斤?炳宇:(活猪)七块六。记者这点肉够你们吃一年了吗?炳宇:够了。记者你宰猪请客了吗?炳宇:请了,他们(村邻)帮我家宰猪,我就请大伯娘帮我家做饭。]

解说:去年,炳宇的大伯考虑到猪肉价格的上涨,拿出了三兄妹的部分抚恤金为他们在亲戚家以较低的价格购买了一头肥猪,这样比临时去市场上买肉吃要节省很多。随着三兄妹的逐渐长大,今年,大伯又帮他们买来了一头小猪,让他们学着饲养,这样能节省更多的钱。[记者你觉得这猪你能喂大吗?炳宇:喂得大。记者一般都是那个喂猪?炳宇:都是我家兄弟喂。记者这是你喂的第几个猪?炳宇:第一个。记者都喂了多久了?炳宇:一个多月了。]

现场:屈炳宇在地里扯菜5秒。

解说:既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自己又要坚持上学,在堂伯们的帮助下炳宇把家里的土地多数都转租给了别人,只留了这一小块地栽种了一些日常所需的蔬菜,因家里没有一个完全劳动力,炳宇所种的这点菜往往只能作为日常所需的贴补。[炳宇:菜苔够了,但还有些菜要卖。记者我看见地里面杂草丛生,你都没有管吗?炳宇:不是,是这两天地里的猪草长得很多,猪吃不了多少,就故意把猪草护在地里的。]

现场:三兄妹做饭。

[记者今年你都栽种了些什么?炳宇:就栽了些洋芋,还有那上边大伯他们叫我点一点包谷。退耕还林的米不拿开水淘洗,煮来不好吃。记者退耕还林一年都有多少斤米?有四百来斤。记者四百斤米够你们三兄妹吃一年了吗?炳宇:够了。]

[记者这双鞋深谁帮你买的?炳丹:这双大鞋子吗?记者对。炳丹:二哥买来后他说这鞋像姑娘穿的,他就给我了,穿起来有点大。]

[记者哥哥每星期都给你们多少零用钱呢?炳宪:我没得,小丹每天有五角。炳丹:赶场的时候有一块钱。记者为什么二哥每天就没有五角钱呢?炳丹:因为他没有去读书。]

解说:炳宪从这学期开始,已经辍学好几个星期了,当我们问到他为什么辍学时,他低着头不愿回答我们的问题,后来炳宇告诉我们炳宪因上学期成绩不理想,挨了老师的批评后就不去上学了,自己拿弟弟也没有办法。

[记者弟弟妹妹如果你带不大的话,你考虑过把他们送人没有?炳宇:没有。记者你为什么就没有考虑过呢?炳宪:小丹街上有两家都说想抱去带,后来小丹没去的。炳宇:下面的有好多都说抱小丹去带后来都没有给的。记者是你不同意还是谁不同意?炳宇:爷爷。记者爷爷都死了还听他的吗?炳宇:怎么不听。]

 

[记者把你送在城里免去过好日子你去不去?炳丹:不去。记者为什么不去呢?炳丹:我要在家里跟着哥哥他们。记者跟着哥哥他们一天吃也吃不好,穿也穿不好有什么好的?炳丹:这个日子我过惯的。记者如果那天哥哥把你送人了怎么办?炳丹:他不会把我送人的。记者你以后出去读书就远远的离开哥哥他们了?炳丹:有时间放假要回来的。]

解说:平日里,几位堂伯家不管做什么好吃的都会为三兄妹送来。三兄妹和周围的小孩子关系相处得都很好,因三兄妹经常都去他们家吃饭,他们也常会过来帮三兄妹做点事儿,也会时不时在这儿吃上一顿饭,每每在这个时候,这间屋子里才会喧嚣不断,充满着快活的空气。

 

现场:哥哥喂猪,妹妹洗碗,炳宇收洗弟弟妹妹衣服,炳丹搬桌子到院子里做作业。30秒。[记者你洗这条裤子是哪个的?炳宇:我家妹妹的。记者他的衣服一般都是你帮她洗吗?炳宇:嗯。记者你家弟弟的衣服你帮他洗吗?炳宇:他自己可以洗的,有时我又帮他洗。]

解说:随着时间的飞逝,岁月的蹉跎,三兄妹也在逐渐长大,作为大哥的炳宇操持家务的能力也越来越强,当然在他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因为他自己考虑和要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每天的生活开支,做饭、喂猪、柴禾、即将开始的玉米播种,弟弟妹妹的日常安排,每件事都要他去操心,这个十三岁的孩子似乎显得有几分力不从心,但是他那稚嫩脸颊透露给我们的成熟气息,又告诉了我们他面对困难的信心和决心。

解说:中午,村子里的人基本都下地干活去了,只有老人们坐在门坎上悠闲的抽着旱烟,村里的人每天都在重复着他们单一的生活轨迹,阳光下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安静与祥和。炳丹九岁,在村里的单小读二年级,失去爸爸妈妈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在襁褓中的婴儿,从她记事起家里就没有爸爸妈妈,也从不曾知道什么叫父爱和母爱。[记者你记得妈妈是长什么样子吗?炳丹:记不得了,妈妈带我们我一岁都没得她就跑了。记者爸爸张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炳丹:我家爸爸的脸盘是圆的。]

然而妈妈那次别有用心的回家,在她记忆中留下的也仅仅只是对母爱期盼过后的恐惧。[记者你想不想妈妈呢?炳丹:不想,以前她来,她天天都打人。炳丹大伯母:堂屋里放一张床,就把她(炳丹)捆在那儿,他们(炳丹妈妈与继父)嘛就吃饭了。小丹嘛就哭,实际嘛两顿都没有得到饭吃。]当然这也更加深了她对想象中的爸爸的思恋,对幻想中的父爱的期盼。[记者你想不想爸爸呢?炳丹:想,他的相片被哥哥他们弄不在了的,我们去读书都能望见我家爸爸的坟。记者你梦见过他吗?炳丹:梦见过,后来我一醒了,他就不在了。记者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你心里面是什么感觉?炳丹:难过,我一晚上都想到爸爸死了。记者你怕不怕呢?炳丹:不怕,我希望爸爸能够活下来,我只想爸爸不想妈妈。]没有语言,只有眼泪的肆意流淌,对我们说出了自己对爸爸那种魂牵梦萦之后的炳丹久久的沉浸在了现实与幻想的悲痛之中,阳光暖暖的抚慰着炳丹,她是那么的弱小,那么的需要呵护。此时,我们也深深地感觉出了,我们的采访再次撕裂了孩子心里已经愈合的伤口,在工作与感情之间我们内心的情感天平彻底的倾斜了,我们不再忍心再向她多问一句话。注:配适当音乐

现场:炳宪做家务,炳宇被堂伯家电视音乐吸引,炳宪和炳丹收晒干的衣服。30秒。

解说:每当接近黄昏的时候,炳宇都要在几个堂伯家去寻找弟弟妹妹回来做作业,这基本上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记者你认为你对弟弟妹妹的责任都在哪些方面?炳宇:照顾他们长大。记者你所谓的长大是指的什么?炳宇:长大了他们能够自己找得到吃的就行了。]

现场:带着弟弟妹妹在灯光下做作业,

解说:炳宇除了要做自己的作业外,还要给妹妹检查每天的作业。为了不让辍学的弟弟忘记以前的功课,炳宇在自己和妹妹做作业的时间,都要督促弟弟复习以前的功课。[现场:炳宇指导妹妹修改作业。]原本和妹妹一个班的炳宇,在哥哥的督促下常常也给妹妹当起了学生。[炳丹教炳宪朗读:曾是妈妈怀里,欢畅的黄鹂,曾使爸爸背上,盛开的野菊,抓一只蝴蝶,能编织美丽的故事,含一片草叶,能吹出动听的歌曲,挖一篮野菜撑圆了小猪的肚皮,逮一串小鱼乐坏了馋嘴的猫咪。注:音乐渐响] [记者她的作业是不是每天都要拿给你检查?炳宇:天天的作业都要拿给我检查,只是星期五布置星期一的作业要星期天的下午才检查。记者弟弟不读书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呢?炳宇:以前他说他不去读,后来我给他说了,叫他去读一年级他说要得。记者如果那天妹妹不去读书了你将怎么办呢?炳宇:妹妹她是一直都想读书的。记者你喊哥哥去读书没有呢?炳丹:喊了的。我说哥哥你去读书多认得一点字?记者他(哥哥)都为什么要打你呢? 炳宪:有时间我起床太迟,没有喂猪什么的,他(哥哥)就打我嘛。] 也许炳宇还不完全懂得用“责任”二字来权衡自己,他只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但是他的一举一行向我们证实着,炳宇开始长大了,开始学会为这个家的明天去考虑了。[炳宇堂姐:吃点什么,他(炳宇)都要分小这两个吃的,他(炳宇)去赶场这些,如果说那一个没有去,一块两块他(炳宇)都还是要拿给他们的。]

解说:今天炳宇要带着弟弟妹妹上山去打柴,因为他们所剩下的柴已经不多了。此时我们才注意到他们积累柴和旁边邻居家的柴形成了宣明的对比,当然这也是劳动力悬殊的对比。尽管他们的柴都是别人砍剩下的枝条,但这已经很难为三兄妹了。[炳宇:如果要背干柴,就要从这里上去,从石笋那里上去,从一碗水那里上去都还要走十多分钟才能到老林。记者你们一天背几回呢?在那高点到是只背一回,在这方背两回。]

现场:三兄妹走在山道上10

[炳宇:就是在那个大石包那儿。记者还有多少?炳宇:可能还可以理十来个。]

解说:年初的这场雪灾,让眼前的这片树林只剩下了光秃秃的躯干,远远望去一根根独木守望在山坡上,好比远古时期留下的古战场,萧条得毫无生气。同时这场雪灾也给村民们带来了丰富的燃料,村民们无需爬上高高的枝干,就能捡到粗壮的树枝。三兄妹今天要背回家的柴,也都是前段时间大雪压断的树枝,他们收集后存放在山坡上的。

现场:三兄妹整理树枝

解说:炳宇在坡顶上把零散的树枝往下扔,炳宪奋力的挥刀整理着枝条。炳丹则跑上跑下的收集着枝条。然而,从他们整理的这些树枝上不难看出,这些树枝都是经过别人挑选后剩下的,但这些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现场:三兄妹背柴下山

解说:柴并非干柴,三兄妹每人都有点不堪重负,再加上山路的崎岖,走不了多远都必须停下来稍作休息。炳宇今天所背的是一个成年人用的背架,当然他背上的柴也是最重的,捆满柴的背架和他幼弱的双肩显得不太相衬,甚至还有几分笨拙和好笑,可就是这副肩膀和这幅弱小的身躯却庇护者弟弟妹妹的成长,成为了弟弟妹妹生活的坚实脊梁。也许,这副肩膀和这副身躯在成年人眼里他是稚嫩的弱小的,可在弟弟妹妹的眼里这副身躯是巨大的,这副肩膀是宽厚而坚实的。看着三个懂事孩子生活中的一幕幕,不知情者也许很难相信他们是没有监护人的孩子,可十三岁哥哥对弟弟妹妹这份不离不弃的责任,这份难以割舍的亲情,不正是这个十三岁孩子对自己当初的承诺点点滴滴的兑现吗?我们又怎么忍心再去怀疑这个十三岁孩子的年龄和能力是否成正比,因为在他身上没有年龄和能力的反比,只有责任和决心的正比。

现场:三兄妹到家后15秒。

解说:回到家里炳丹忙着生火做饭,炳宇和炳宪也显得筋疲力尽,好在有旁边的堂哥前来帮助他们把卸柴。[记者你们是不是经常都过来帮他们做一些事情?炳宇:大根的柴他们砍不动,帮他们砍柴。]

现场:炳宇带着弟弟妹妹和周围的孩子们玩游戏。

解说:每当在这个时候三兄妹才是最开心的,因为此时,他们不需要负担和考虑任何事情,完全陶醉在了他们本来就因该拥有的童趣生活里,尽情的挥洒着他们的天真与欢笑。

现场:炳宇带着弟弟妹妹在火塘边唱《鲁冰花》。音乐渐起特技TV《星星的泪》

解说: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都说孩子是妈妈的心是妈妈的肝,可是他们的妈妈此时又在天涯何处呢?不知当她听到孩子们此时的歌声时都会作何想法,都会是一种什么感受。孩子们的歌声又能唤起她的良知吗?她对自己当初的决定会感到愧疚和后悔吗?这一切当然我们无从得知。

字幕:第二天

解说:今天早饭过后,炳宪忙着喂猪,因为今天他要和妹妹一道返校上课。

解说:走在妹妹身后的炳宪一直显得有些战战兢兢,是怕学校的老师不要自己,还是怕难也面对以前的同学,在妹妹的催促下他不得不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现场:朗朗书声学校外景,学生朗读。字幕:悦乐镇白堡小学。

现场:老师把操场边的炳宪叫进一年级教室,把他介绍给同学们,并为他找来新课本,带领学生朗读30

解说:这是炳宪返校的第一堂课,因辍学时间不长,加上哥哥平时的督促学习,炳宪很快便融入到了同学中间。

现场:二年级学生领读,[月亮湾,我的家在月亮湾,月亮湾是个美丽的村子,村子的前面有一条月牙一样的小河,河上有一座石桥,河水绕着村子缓缓的流着,一群群鱼儿在河里游来游去,轻轻的河水倒映着小桥绿树和青山,河岸上尚着许多桃树,春天开满了桃花,远远望去像一片灿烂的朝霞。]炳丹画面穿插+音乐。30秒

现场:老师叫炳丹单独朗读,但炳丹不会读,被罚站听同学读。

解说:炳丹此时的表现让一旁的我们感到很费解,老师告诉我们,炳丹的成绩在班里一直不是很好,因缺少监护人以后养成了贪玩的习惯。当然,老师和同学都知道他们的家庭状况,也都在努力的帮助着他们,希望他们能走出失去父母的阴影,在阳光下茁壮成长。[炳丹的老师:没有家长,没有监护人所以自由散漫的不爱学习,已经养成了那种没有父母的习惯,现在我们打算的就是多花时间帮助她的学习。记者如果你贪玩了你爸爸妈妈会怎么对待你呢?炳丹的同学:他们会打我的。记者那屈炳丹呢?炳丹的同学:她没有爸爸妈妈。记者她的成绩为什么不行呢?炳丹的同学:因为教她时,她是东张西望的。记者你们班上的同学都知道屈炳丹没有爸爸妈妈吗?炳丹的同学:知道。记者你们都经常帮助她吗?炳丹的同学:经常都帮助她。]

[悦乐镇完小教师 胡德群:我想说的就是让社会上的好心人都来帮助这些孩子,大家都来帮助他们的困难就能够克服。]

[县民政局局长  张坤发:涉及到父亲去世,母亲外出或外嫁,最后留下几个子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统一把这一类似的人,纳入了五保供养范围,在五保供养范围覆盖不了的地方,新增部分,我们纳入农村低保的最高标准。每人每月补助六十元,我们也倡导社会各界伸出一双友爱的后,帮助扶持,献爱心,共同来把这件事情做好。]

主持人:看了屈炳宇三兄妹的故事呢不知大家心里都有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没有抱怨,没有离弃,带着弟弟妹妹一同支撑着一个风雨飘摇的家,而且已经艰难的走过了整整五年,相信我们大家心里更多的是感动,感动于这个十三岁孩子对亲情的坚守,感动于他对爷爷那份承诺的守信,感动于他对家长那份责任的不离不弃,感动于他内心的那份坚定信念和永不退缩的决心。是他告诉了我们人间自有真情在,有爱就有希望。然而,除了感动我们应该还有责任追问,追问那些抛弃孩子生死于不顾的家长们,就算是你们过上了雍容华贵的奢侈生活,但你们可曾想过,和你天各一方的你的孩子,他们正在苦难的汪洋中挣扎,在艰难的泥潭里前行。我们还有责任追问,当儿童节就快到来的时候,生活在城市中的你,正在为自己的孩子准备节日礼物的时候,可曾想到过还有这样的一些孩子他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正默默承受着生活的重压,正在苦苦的支撑着一个家,难道这就是我们现代都市生活应该有的和谐之音吗?相信爱心的汇聚终将成为爱河,咱们共同的牵手将不会再让那些在苦难中前行的孩子们不再艰辛和孤独,让你我共同的爱心帮助他们与幸福快乐永远结伴同行吧。

                                   DGTV编导:申知铭

分享到:

上一篇:《和你在一起》

下一篇:烟花一样的孩子——汶川地震中遇难的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