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guanhejishi.blog.bokee.net/  《蒲公英》我为你哭泣 打印此页

《蒲公英》我为你哭泣

http://guanhejishi.blog.bokee.net    2008-7-19

《蒲公英》我为你哭泣

 

都说康乃馨象征着是伟大而无私的母爱,蒲公英象征着沉静而羞涩的父爱,母爱的伟大往往使我们忽略了父爱的存在和意义。关于父爱,人们的发言一向是节制而平和的,但是对于家庭和社会来说,父爱一直以它特有的沉静方式影响着爱护着他的孩子们。父爱怪就怪在它是羞于表达疏于张扬的,但却巍峨持重,所以有“父爱如山”之说。然而对于那份既要充当母爱更要履行父爱的博爱来说,这份爱我们又用什么去形容和表达呢?假如父爱没有语言,那就让我们永远沐浴在这种无言的博爱中吧。

认识四十二岁的张发贤和他十三岁的病女儿张万玲,是在去年的九月份我去吉利镇龙坪村采访《远山的呼唤》时,一位村委会的随行干部向我介绍的。当时,曾经在一伙相处较好的村民陪同下冒夜去过他们家一次,当我们到达他们家门口时,我们见到的是紧闭的大门除了暗锁也锁上外,门上另外还钉着一副锁扣,锁扣用一根树枝向外反扣着。一位随行村民告诉我张发贤可能没在家,不然这门不会用树枝反扣着。这时有位村民隔着大门旁边的一道窗户“玲玲、玲玲”的喊着,不会儿窗户里射出了灯光,但紧接着是一连串咿哩哇啦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和毫无意识的笑声,当我挨近窗户时一张孩子的笑脸隔着窗户的一道道钢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空洞而无神的双眼镶嵌在一张非正常表情的笑脸上,让我顿时产生了几分对这张脸的畏惧。村民们告诉我这就是几年前因一场高烧引发脑膜炎,从近半个月的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张万玲。大家用手势比划着示意要万玲去扭开门上的暗锁,但万玲却时而紧缩眉头,时而放颜欢笑,经过近十分钟的周折后万玲才一区一拐的扭开了暗锁。取下门上的树枝我们走进了屋子,我的摄像机引起了万玲的浓厚兴趣,她不停的摸着摄像机,对着我的镜头做着各种表情,继续着她自己那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十多分钟后张发贤回到了家里,见到我们那么多人的出现,张发贤倍感茫然,随行村民及时向他介绍了我们的来意后,从茫然中惊醒过来的张发贤急忙为我们沏茶问坐。闲聊中张发贤向我介绍起了他们家的变迁,张发贤一九八七年由文山军区退伍后便和妻子谢元芬结了婚,他们共生于了四个孩子,大女儿张万荣,二女儿张万群近年也相继离家,目前留在家里的就只有三女儿张万玲和小儿子张万宝,小儿子目前已到镇上的完小读书。妻子谢元芬于二零零一年就在万玲刚刚得病一个月后因哮喘病突发永远的离开了这个让她无法安心离去的家。当时的张发贤既要承受着失去妻子的伤痛,既当爹又当妈的照看着几个孩子,而且这当中更有一个半死不活的万玲,他自己已记不清曾经绝望过痛哭过多少回。好在有两个女儿能逐渐帮他分担一些家务活儿,日子才一步一步的熬了过来。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万玲目前的智力只相当于一个两岁的孩子,而且左脑偏瘫,以致有半边身子始终行动不便。尽管如此但在几年来自己对万玲的精心照料下,万玲不但可以自己行走,还可以小跑,这让张发现觉得还是有几分欣慰。但在欣慰的背后万玲却像一根无形的铁链紧紧的锁住了父亲,每天都必须在父亲近似寸步不离的监护下才能正常的度过每一天。只要稍微不慎,万玲要么就会跑得无影无踪,要么就会去损坏别人的庄稼,或四处惹祸。为了孩子这位父亲饱尝了辛酸,受尽了委屈,但是他并没有选择抱怨,选择遗弃,而是年如一日的义无反顾的照顾着自己的天使。

今年我的再次到来,随着镜头的打开,跟着镜头我走进了他们的生活。拍摄中当我看到这位昔日的军人,身高近一米七五的汉子,汗如雨下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尴尬委屈的为女儿支撑着天空时我的双眼模糊了。采访中当我听到那带着几分呜咽的倾诉,当我看到那带着思念、愧疚与坚强的泪水在那消瘦的脸庞上肆意流淌时,我无法透过摄像机的取景框看清镜头里的一切,我心痛,我自责,我不应该撕裂我面前这尊巍峨而持重形象隐藏在内心的伤疤。我的残忍与这个家庭给予我的感动只能让我找了个无人的角落痛苦一场。采访过程中我和张发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采访结束后,我决绝了他的相送,因为我怕面对那份难过的道别和那个慢慢远去的背影。然而这次采访让我收获了很多,相信我所收获的一切都将会成为我受用一身的力量源泉。

                                             DGTV 申知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