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guanhejishi.blog.bokee.net/  《和你在一起》 打印此页

《和你在一起》

http://guanhejishi.blog.bokee.net    2008-7-4

视频:/player/outer_player.swf?auto=1&vid=12011400&uid=1346876343

主持人:在去年我们曾经用摄像机镜头记录过一位名叫刘云东的十四岁男孩儿面对贫困,负重求学以及他和年迈奶奶、改嫁母亲,还有继父之间的故事。节目播出以后小小云东的成长经历,内心的苦楚、矛盾、辛酸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学校里的老师、云东的支助者、所有关心认识云东的人都在为云东的求学,消除云东奶奶和云东妈妈两个家庭之间的隔阂做着努力。大家都希望云东能有一个完整的家,能拥有完整的母爱和父爱,能有一颗健康的心面对学习成长。那么在事隔半年以后,云东的学习,两个家庭之间的关系,云东内心对母亲和继父是滋生膨胀的怨恨,还是理解接纳,年前的特大冰雪灾害那间破房子又是否能让云东和奶奶安然越冬,带着一系列的问题,年前我们再次来到了云东和奶奶的家里。

 

导视:解说:面对命运他是一个不幸的孩子。+ 云东同期:我家爸爸死了妈妈走了,现在就只有一个奶奶,哪有心情会笑。+解说:面对学习生活他又是一个幸运的孩子,有一天这位十四岁孤儿的命运与一对素不相识的夫妻联系在了一起。+蔡泽柱同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娃娃的前途我比较担心。蔡泽柱妻子(王春琼):+所以过年我觉得应该给他买一下衣服,蔡二哥(蔡泽柱)说衣服都比较合适,这就是一种缘分。+解说:是什么使这对夫妻走进了这位十四岁孤儿的生活。+蔡泽柱同期:从这个孩子的身上我们看到一点希望,为了这个娃娃我们双方做一下工作。蔡泽柱妻子(王春琼):希望就是能像妈妈一样的对他,给他更多的爱心。+解说:面对两个家庭的矛盾。+ 奶奶同期:只要我的孙孙书读出来了,我就没得啥子考虑的了,喊她(云东妈妈)来不行。继父同期:人家(别人)的娃娃,你不要和他(云东)在一起,她就说你扶养比人的娃娃,以后你的归根结果怎么办。+ 解说:这对夫妻的努力又是否能消除两个家庭之间的隔阂,驱散十四岁孤儿内心的阴影,给他一片阳光的天空。

  

   解说:今年南方的这场特大雪灾给南国大地披上了银装素裹,持续的冰凌天气也让受灾群众饱受雪魔带来的阴霾,逐渐融化的冰雪让这条通往吉利镇龙屏村的公路显得泥泞不堪。今天,短短五公里的路程,我们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才到达龙坪村村口,但面前的这段路拦住了我们的进程。(现场:山川雪景+ 反复推车+想办法垫路)

   解说:这位大胡子就是云东上学的支柱者蔡泽柱,他告诉我们今年的这场大雪让他一直牵挂的就是云东和奶奶在那座破房子里是否能够安全越冬。今天冰雪稍化,他便急切的前来探望这祖孙俩。蔡泽柱在县畜牧局工作,主要负责全县的生猪养殖项目,龙坪村是他负责的LY良种母猪养殖的一个示范点,他经常也都会到村子里察看养殖情况,为当地养殖户提供饲料配方及技术指导。也是因为工作,在一次不经意中让他遇到了云东,云东的命运也因此而发生了改变,回到了久别的学校。

   [同期声:记者问:这个是什么猪?蔡泽柱:这个是ly母猪。问: 来自哪点?这个猪蔡泽柱:来自昆明。问:你下乡多点还是坐办公室多点?蔡泽柱:肯定是下乡嘛。问:一般都没在办公室?蔡泽柱:很少。]

 

解说:在与他的谈话中我们知道了他的此行目的,除了探望云东祖孙俩,还要做的事情就是消除云东奶奶和妈妈两个家庭之间的隔阂,让两个家庭重新走到一起,帮助他们发展养殖,让他们的经济现状有所缓解,给云东有一个安稳的学习环境能静下心好好学习。[同期声:问:今天你都打算怎么来做这两家人的思想工作呢?蔡泽柱:首先他们是有一定愿意才分开,我们一定要找准原因,一个是他家的奶奶,二一个是他家的母亲。问:你觉得他们两个家庭有没有可能再走在一起?蔡泽柱:因该有可能,像他们这样两家分开,两家都会越来越差,我们寄着现在养猪这个市场的发展,我们在技术上资金上给他们一定的帮助,让他们有所发展。](谈话现场+ 蔡泽柱走在去云东家的路上。注:解说与同期适当混出+适当声画分离穿插)

 

现场:蔡泽柱来到云东家+ 给云东新衣服+ 蔡泽柱指导云东怎么学习+ 云东边试穿新衣服边和记者说话。(解说:云东口中的干妈指的是蔡泽柱的妻子王春琼,我们此时也才知道这夫妻俩早已将云东收为了干儿子。)

[同期声:记者问:你们都是什么时候开始把云东收为干儿子的呢?王春琼同期:具体的时间我也不记得了,我觉得蔡二哥(蔡泽柱)他有这份爱心我是应该支持他的,所以过年我觉得应该给他买一下衣服,蔡二哥(蔡泽柱)说衣服都比较合适,这就是一种缘分。希望就是能像妈妈一样的对他,给他更多的爱心。](注:声画分离适当穿插)

解说:看到房顶尚未化完的积雪和房后山上仍然封冻的冰凌,再看看祖孙俩四面透风的房子,不难想象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这祖孙俩究竟都挨了多少冻。此时,蔡泽柱凝重的表情,不难让我们看出他的内心有多沉重。(蔡泽柱在院子里查看房子)[同期声:记者问:现在还有多少煤炭?云东:肯定还有两百多个。记者问:这个冬天都是烧煤?嗯。记者问:这个房子住着冷不冷?云东:冷,觉得全身都好像麻木的感觉。]+解说:我们此次见到云东给我们的感觉完全不同的是他的表情不再挂着以前的那种负重心理下的忧郁,取而代之是本来就属于他这个年龄阶段的天真笑容,那么在近半年的时间里,这孩子内心又都有着怎样的经历,他为什么又都会在短时间内有着这样的变化呢?

 

解说:来云东家之前,蔡泽柱就云东的情况,已事先找过云东的班主任老师做过了解,云东上学期的期末考的总分十六百一十分,名列全班第一名。[现场同期:班主任:这个学期以来从性格上,越来越开朗了,应该说他做了那个节目以后,他的心情开朗多了,我两个应该经常加强联系,我注意多收集一下他的情况,不管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我都会尽到我最大的努力来帮助他]

 

 

 

解说:抱着此行的目的,我们让奶奶安排云东去采猪草,有意让他避开干爹和奶奶的谈话。

现场:

蔡泽柱:老人家,你坐下来我们谈一下。奶奶:我说做饭给你们吃。蔡泽柱::蔡泽柱:不用了,饭不用做了。

蔡泽柱:他(云东)现在读得进去我们就尽量的让他把书读出来,我考虑的是他(云东)再过两年要读高中读大学,假如说去远了,我们就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能不能让云东他的妈妈再回来,大家一起再来组成一个家。

奶奶:现在本身就是他们一个家庭他们的(日子)都过不走,还有是娃娃(云东父亲)也死了,哪点高言低语没得点,前期的过程我就不说了,不然是来了的,我如果做不起活的天,我土地承包给他们,我收一点都够我吃了,只要我的孙孙书读出来了,我就没得啥子考虑的了,喊她(云东妈妈)来不行。

蔡泽柱:云东出去读书去了,你老人怎么办呢?

奶奶:他家妈(云东妈妈)要种了我承包给她,她给我的粮食吃,她不种了我承包给别人种。我都不挨着她,房子修得起就修,修不起我就将我这个,我买点杉来把我这个厨房整起,就可以居主到我死那天了。

解说:奶奶在言语中毫不掩饰的道出了她的立场和打算,当然在这样的特殊环境下,无论是经济、舆论、物质、精神等诸多方面都存在着巨大的压力,奶奶有这样的想法也合乎情理。但奶奶的话也更激起了干爹内心对云东心里健康成长和几年后老人能否继续支撑下去的担心,为了孩子和这两个家的将来,干爹继续苦口婆心的做着奶奶的思想工作。

蔡泽柱:你们也不希望他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一辈子这样生活下去。

奶奶:我的孙孙读得出来我也高兴,他长大了读得出书来才报答得了你们。

蔡泽柱:他家妈妈走了以后,他从来就没有笑过,你说一个小娃儿他为什么就不笑呢? 他把这些负担背起来了,藏在心头了,那么如果以后他出去读书了,他的心还在这个家里,还在你老人家身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娃娃的前途我比较担心。

奶奶:当前她想到娃娃也小她还是来帮着我做活,脾气始终是不好的。

解说:交谈中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云东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干爹和奶奶的谈话云东在隔壁静静地听着,干爹的担心,两个家庭的矛盾撮合,自己、奶奶、妈妈、继父,两个家庭的将来,都该怎么办呢?自己或许也正如面前的小火炉发出的热温在这寒冷的冬季里显得是那样的渺小。自己还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吗?还能再次拥有母爱和父爱吗?奶奶的话深深的撞击着云东有幼小的心灵。[同期声:记者问:你想不想和妈妈住在一起?云东:想。像我的衣服脏了她都过来帮我洗。记者问:那么你对妈妈还像不像以前那种感觉呢?云东:毕竟她抚养了我那么久。记者问:我上一次来你不是对他的一件满多的嘛?云东:反正我总觉得她对我是好的,特比是她看到我打猪草,她都来帮我打。记者问:你家继父对你好吗?云东:还是可以的,像有啥子重的活儿他还不是过来的,比如点包谷栽洋芋这些。记者问:是他自己愿意来的吗?云东:对,是他自己愿意来的。记者问:这些你都从哪些方面看出来的?云东:比如他经常和我讲话,收包谷他看见我背不了,他都来帮我背,所以逐步逐步地接受他。注:适当声画分离穿插。+适当音乐]

 

现场:

蔡泽柱:从这个孩子的身上我们看到一点希望,为了这个娃娃我们双方做一下工作,比如像今天这样一下大雪,他就考虑到你要受冻受冷,那么至少就说要把他的后顾之忧解决了。

奶奶:现在她看到娃儿有进步,你们也支持,她还是来帮做活,来做我怎么不高兴,但还是脾气不合,脾气不合她一时想不过,她就要吃农药,不是就要掉颈,不是就要跳岩,你说我几十岁了我劳累得了吗,劳累不起了。

现场:

云东:英语老师讲过。记者问:他是怎么讲的呢?云东:他肯定看到我的节目了,他劝我要原谅妈妈接受妈妈。以后我以相信我会原谅她们接受他们、孝敬他们。记者问:你为什么要哭呢?云东:原先我应该早点明白这点,现在就不会那么痛苦。记者问:现在为什么要痛苦呢?云东:我哭的原因是原先我应该早点对他们好一点的,原谅她们,现在想起来觉得后悔,就哭起来了。

现场:

蔡泽柱:有一些委屈,我们要看在娃娃的份上,你要想几个人住,都要向我一个人住那样顺心,肯定是不可能的。

奶奶:我现在不给她带来这个麻烦,她已经改了嫁,让她们立家立志,我家俩婆孙淘到哪天算齐哪天。

解说:奶奶的话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立场,干爹的话并未能让奶奶改变对妈妈和继父看法,为了缓和奶奶此时的情绪,干爹把话题引向了发展养殖上。[蔡泽柱:作为发展上,你现在喂着一个猪,过了年以后再去买两个母猪来喂,共喂三个母猪,喂这三个母猪我会尽量的帮助你们,过一年加上点政府的补助,这房子不说要整多好,至少冬天你好过一点。你们只有家庭逐步逐步的发展了,娃娃在外边读书他才会安得下心来。]

奶奶:云东都出去了,我真的一口气不来,媳妇(云东妈妈)还是要来照管我的。+解说:奶奶的这句话让我们看到了事情的转机,妈妈已经改嫁,但奶奶为什么又要这样说,难道云东就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吗?在离开云东家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云东的叔叔,他们家住在离云东家约五十米的地方,是一间砖混平房,当我们问及他对云东和奶奶的照顾时,这位男子不停的重述着自己从小的不幸经历和自己窘迫的经济现状。他口中说到的感谢二字,不知是在表达自己的惭愧,还是把自己摆在旁人的立场而发,我们当然没有必要去求证。然而,他对我们所说这番话却立即印证了奶奶刚才所说的“自己一口气不来,云东的妈妈会来照顾自己的”。同时这也让我们看到了事情发展的希望,毕竟奶奶最终还是离不开妈妈。[同期:记者问:你家的收入主要都靠些啥子呢?云东叔叔:主要也就靠种这点地。记者问:平常你们照看(云东和奶奶)不呢?云东叔叔:从小家庭就困难,父亲死得早,我们也没有读到什么书,平常我们的环境经济也困难。。。。。

记者问:都没有怎么照看?云东叔叔:都是自己照看自己,你们和东东的蔡叔叔对我侄儿(云东)的帮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离开云东家现场。注:解说与同期穿插。]

 

 

主持人:奶奶最终还是离不开妈妈,这让蔡泽柱看到了解决两个家庭之间矛盾的希望,到底又是什么原因会让奶奶有这样的说法呢?原来在咱们农村有一个 “树大分丫,人大分家”的风俗,云东爸爸和叔叔分家时奶奶是分给云东爸爸的,但云东的爸爸已经过世了,那么照顾奶奶晚年生活的担子自然就落到了云东和妈妈的身上,照这样的风俗说云东叔叔所说的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摆在眼前的事实似乎又完全不合情理。事情既然有转机那就得继续,那又是什么力量会促使蔡泽柱这样一个与这个家庭毫无关系的人做出这样的举动呢?他和妻子的努力又能奏效吗?这两个家庭之间的距离究竟还要走多久?

导视:解说:面对命运他是一个不幸的孩子。+ 云东同期:我家爸爸死了妈妈走了,现在就只有一个奶奶,哪有心情会笑。+解说:面对学习生活他又是一个幸运的孩子,有一天这位十四岁孤儿的命运与一对素不相识的夫妻联系在了一起。+蔡泽柱同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娃娃的前途我比较担心。蔡泽柱妻子(王春琼):+所以过年我觉得应该给他买一下衣服,蔡二哥(蔡泽柱)说衣服都比较合适,这就是一种缘分。+解说:是什么使这对夫妻走进了这位十四岁孤儿的生活。+蔡泽柱同期:从这个孩子的身上我们看到一点希望,为了这个娃娃我们双方做一下工作。蔡泽柱妻子(王春琼):希望就是能像妈妈一样的对他,给他更多的爱心。+解说:面对两个家庭的矛盾。+ 奶奶同期:只要我的孙孙书读出来了,我就没得啥子考虑的了,喊她(云东妈妈)来不行。继父同期:人家(别人)的娃娃,你不要和他(云东)在一起,她就说你扶养比人的娃娃,以后你的归根结果怎么办。+ 解说:这对夫妻的努力又是否能消除两个家庭之间的隔阂,驱散十四岁孤儿内心的阴影,给他一片阳光的天空。

 

[现场同期声:王春琼:他(蔡泽柱)以前就一直有这个心愿,他就说以后有更多的钱能支持更多的娃娃读书。记者问:他为什么会有那么一个心愿呢?王春琼:他(蔡泽柱)也是出自农村,他们家也在乡下,他当年读书条件也是非常艰辛,所以他就立志,在由工作以后,有条件,他会支持更多的娃娃读书。]

解说:云东是两个家庭的主心骨,云东的转变将会是解决矛盾的关键,天黑以后我们再次来到了云东的家里。

现场:云东:干爹这点来。

蔡泽柱:我们做人的一个标准,你对你母亲而言不能有任何怨恨的东西,今天这个结果不是哪一个想造成今天这个结果,过去的我们把它摆在过去,从前边看。不要损害他人,对他人没有危害这是一个标准,宽容他人就是宽容自己,假如什么你都记在心里面,到最后你只有一身的包袱。自从上一次节目播出以后,有很多的热心人都在关注着你,你自己因该有一个积极向上的心态面对他,以后就把这个难关就渡过了。+ 解说:理解妈妈接纳继父,宽容他人就是宽容自己,有了爱心的呵护就应该积极向上,干爹的话深深的教育着云东,字里行间里的每一层意思深深的刻在了云东心里。注:解说与同期声适当穿插混用。

 

 

解说:这俩位是上次陪我一起采访云东的村委会干部谢缘勇和龙坪村完小的周老师,他们平常都生活在村子里,祖孙俩的生活,云东的教育,两个家庭的发展等也是他们长期关注的事儿。今天晚上他们也怀着与我们同样目的来到了云东家里。

现场:村委会谢缘勇:今后你两个家庭周永秀或者沈文君他们能够帮你们家里做很多事情,对你俩奶孙生活各个方面都能够照顾,这个是很好的。周老师:这次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靠了多少分?云东:考了六百一十分。周老师:在班上第几个名次?云东:第一个名次。周老师:生活费够了不?云东:够了。周老师:你看蔡叔叔给你的钱,一个月还是要节约点用。云东:要得。周老师:今年过年打算怎么过,是你们去妈妈那边还是妈妈他们过来?云东:我们去妈妈那边过。周老师:就是要这样,大家要团结。

解说:我们从奶奶的言语中感受到,奶奶内心其实早就理解了周永秀当时的处境,对周永秀的改嫁奶奶也表示认同态度。奶奶的话道出了她们婆媳相处的昔日温暖,尽管因一些琐碎矛盾将一个家变成了两个家,但婆媳俩的内心仍然是相互牵挂。+ [同期声:奶奶:骂她就是,别人的女人拿她来陪同她们的男人骂,就骂说跟他的小婆娘承担,啥子啥子都骂,宰个年猪也找不到人帮忙,后边我说你也难,我就认同了这件(改嫁)事情。良心她(云东妈妈)是有,就是她这个性格脾气,脾气也不怪她一个人,今天俩婆媳妇吵了架,明天还不时有说话了,吃什么他们还不是喊我们的,像我们没有煮面面饭吃,她们打起面面还不是给我们送来,蒸熟了给我们舀来。云东:比如我过去耍,妈妈都会问我你奶奶在忙啥子。

奶奶:我的柴还不是他们帮我砍,媳妇还不是说岩上的砍了,岩下的帮云东存下,都是他们帮我砍的。云东:有时间奶奶看到落雪,落雨她就会问,你妈妈去那里了,她们在忙什么。

 

 

 

解说:在云东的带领下我们连夜赶往了云东妈妈和继父的家。

现场:云东叫门+ 妈妈开门生火

解说:进屋后我们没有见到云东继父沈文君,妈妈周永秀告诉我们沈文君去邻村帮亲戚家宰杀年猪了,要后天才会回来。正当我们考虑明天怎么联系沈文君时,沈文君却突然回到了家里,沈文君的突然出现让我们感到意外,也让夫妻俩的脸上多了几分面对我们的尴尬。干爹的话打破了屋里的尴尬场面,大家围着火炉聊开了。+[同期声:蔡泽柱:再过两年以后,他(云东)将会越来越远的离开,出去读书,他(云东)走了,他奶奶怎么办,假如说这个家庭整不好,他就算是有钱去读书,有条件去读书,家里的事情牵挂着他,他的学习也同样上不去,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件事情。生产发展起来首先是你们这个家庭和她( 云东奶奶)那个家庭所需要的,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了他(云东)去读书才安得下心来。你作为一个亲生母亲,你有很多想为儿子要做的事情,心里面可以想,但实际上做不了,反转来如果我们自己发展自己有些事情,我们就可以想得到一些,做一些。注:解说与同期适当并用]

解说:干爹话打动着妈妈和继父,干爹所说的一切也正是他们所担心的,抱着同样的心情与目的,沈文君道出了他所面临的压力和心事。[同期声:沈文君:刚才我很对不起你们两个,因为我娶了周永秀,我的一个姑妈骂我,说我娶到她岁数最大,我的岁数又小。周永秀:他说再也不想在片子(电视)上去了。沈文君:就说我在片子(电视)上,她(姑妈)在电视上看到后姑妈有点掉眼泪,刚才我不想见你们的面是因为我的姑妈骂我,说你怎么出现在电视上,人家(别人)的娃娃,你不要和他(云东)在一起,他就说你扶养比人的娃娃,以后你的归根结果怎么办,我就说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没得就算了,也同样在一起,一锅饭一锅菜。记者问:周永秀平常对你怎么样?沈文君:对我还是可以的。周永秀:我说是我害了沈文君。记者问: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周永秀:我就想,我还是办离婚手术给他,等他自己去找一个来,管他生儿育女他自己去生,我岁数也大了,我不能再拖累他,他说政策不允许我生,不生我也就和你在一起了,你盘的娃娃也就当我亲生的。记者问:你当时相不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呢?周永秀:我还是相信他说的,我说只要你都这样说,我还是横下心的和你(沈文君)苦。

注:解说与同期适当并用]

解说:当我们问及他(沈文君)与云东的关系时,他的表情言谈一下子显得轻松了很多。从他们的言语中我们感受到这对父子的关系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当然这也让一旁干爹觉得欣慰,让我们在座的人觉得幸福。[同期声:记者问:为什么云东他以前不怎么理你们,现在他会那么的喜欢你们?沈文君:现在他懂事了嘛。记者问:平常云东都喜欢和你说些什么?沈文君:他说叔叔我的成绩还是可以,在第一名上,我说这样就更好,我说我对不起你,我没有钱扶持你读书,我说你好好的看书,放假你要好好的把作业做好,不要和别人打玩,要好好的学习。周永秀:随时我都在说,沈文君你千看万看从我的头上看,嫁你就是想有一个树桩,免省得别人说闲话,轻重你都要帮这个娃娃(云东)做一下,他实在是太小了,累早很了对他的身体也有问题。记者问:针对云东和奶奶之间你(沈文君)都是怎么对他说的呢?沈文君:就说你奶奶也那么大的岁数了,你放假了回来,作业做好了你要帮你奶奶采点猪草,煮茶做饭。记者问:他听不听你的话?沈文君:听的。云东:我和继父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他从来没有向我发过火,大声吼等等之类的,更不用打什么的了。记者问:你(沈)就不怕他( 云东)以后不管你吗?沈文君:要管的。记者问:你为什么那么有把握呢?沈文君:他也当我一个亲生的儿子嘛。记者问:他们(妈妈与继父)动不了那天你会怎么办?云东:我会照顾他们。记者问:你凭什么这样说呢?云东:因为现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他们都这样的帮助我关心我、照顾我,所以以后他们老了的时候我也会帮助他们照顾他们。注:解说与同期适当并用+适当背景音乐]

 

 

解说:周永秀向我们说起了她改嫁前的处境,在当时,对于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农村寡妇来说,除了要承担繁重的家庭重任,还要面对漫天谣言,她的无赖选择,她的心酸委屈,又去向谁倾诉呢?好在当时还有奶奶对自己的理解。[同期声:奶奶:骂她就是,别人的女人拿她来陪同她们的男人骂,就骂说跟他的小婆娘承担,啥子啥子都骂,宰个年猪也找不到人帮忙,后边我说你也难,我就认同了这件(改嫁)事情。周永秀:有事去找着周围邻居,别人拿我来陪着别人的男人骂,你又去帮你的啥子啥子干活,还有是别人骂我,说我会勾引,我去喊些野老公,就连我的两个女儿都被骂的实在过不了日子。其实我都实在不想改嫁的,但是也被迫改嫁,改嫁后我也想到我的娃娃,我以恶心头痛,娘在一处`,儿在一处,好比别人说的一个女人更比一个男人还艰难点。想到自己的儿也还那么小,有他爸爸在,我怎么会这样离开他。云东:刚开始我没有想到妈妈为什么要出嫁。

记者问:你这样的想法,是产生于奶奶对你的教育还是你自己的认识?云东:我自己的认识,她改嫁是逼不得已,她不给我钱我都不怪她,她并不是不想拿给我而是想给我,但经济方面拿不出来。记者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认识妈妈的呢?云东:就是有一天妈妈来帮我背包谷秆,我突然就想到了。注:解说与同期适当并用+适当背景音乐]

 

解说:说到对奶奶的帮助,周永秀对奶奶为他们母子的付出,她也倍感自责和感激。[同期声:周永秀:帮助她(云东奶奶)大的事情帮助不了,她背挑,只要我看到,我把我的放下我都去,不可能眼睁睁地看到她背一背走都走不动,她对我还是好,想到我的娃娃我们盘得到长不落,丢给她,她老的为我们俩娘母她作了好大的贡献,也操了好大的心。注:解说与同期适当并用+适当背景音乐+以黑频结束]

解说:在当天晚上我们快结束采访时,我们和云东聊起他今后的理想打算,这孩子居然把采访与贫困帮扶联系在了一起。 [同期声:记者问:你以后想干一分什么工作呢?云东:去搞新闻工作。记者问:新闻!你是不是看到我搞采访你就想搞新闻?云东:是。记者问:你为什么想搞新闻呢?云东:因为在我家这样的条件下,你们帮助了我,假如我以后也干这份职业不是就有更多的人来帮助那些贫困的家庭了吗?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来帮助贫困家庭。注:解说与同期适当并用 +以黑频结束]

 

字幕:第二天早晨。

持续的冰凌天气,让山村的早晨显得格外宁静,就连公鸡的报晓也似乎因天气的寒冷而少了许多,大雪虽然停了,可天气还是异常的寒冷。老远望去云东和奶奶居住的这间破房子好似雪地中一只小鸟,孤独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今天早晨这间破屋子的房顶上早早的升起了炊烟,我们一大早来到了云东和奶奶的家里。

现场:奶奶做饭+运动做作业+[同期声:奶奶:你家干爹都这样帮助你,给你的生活费读书,你一定要专心,确实今年比往年专心,往年回家来他还要去耍,跟其他娃娃一起跳呀,只有那天冷得很,我说他们都在这旁边堆雪,你去和他们耍会儿,他说我去玩一下,脚僵得很,只去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

解说:因为干爹的到来,奶奶执意要让干爹在家里吃上一顿饭,很早便起床开始准备了。我们刚到不会儿,周永秀也赶了过来帮助奶奶做饭。此时我们意外的发现有很多费时的菜其实早弄好了。云东后来才告诉我们,干爹答应过他在冰雪融化后他就会来家里看望奶奶和自己。家里没有电话,他们只能依靠观察门前的冰雪,估计、期盼着干爹的到来,为了这顿饭,奶奶前几天在冰雪开始融化的时候就在准备了。今年奶奶和云东宰杀了一头很大的年猪,奶奶也因此而改变了去妈妈家过年的想法,而是想让妈妈和继父过来过年。[同期声:记者问:老人家想喊你们过来过年,你们会不会来呢?周永秀:我们还是想来,东东也还小,把他一人丢在半边,吃啥也不忍心,管他什么,我们也要和他们一起吃。]

 

 

解说:饭就快做好了,但沈文君还未到来,在奶奶的催促下云东连忙往继父家赶去。+现场+解说:这位是云东远房的一位舅母,今天是专程来接云东去他们家玩儿的。她的言谈告诉我们她的性格比较豁达开朗。沈文君若有所思的抽着烟和云东在火塘边静静的坐着,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出发的迹象,屋里的氛围显得似乎有些怪异和尴尬,也更有几分沉寂。舅母的话很快打破了这种沉寂与尴尬,在舅母的努力下,大家一起在活跃的气氛中出发了。这两个家相隔不足五百米,这两个家里的人也不知往返了多少次,用双脚沉重的丈量过多少次,但今天大家的脚步似乎都不在沉重,在轻松的氛围中很快就走完了这段五百米的路程。我们进门时遇到了上次接受过我们采访的肖扬飞,但这次他却羞涩的跑开了。刚进屋的舅母也很快加入到做饭的行业。+现场(注:部分镜头特级+音乐)

 

现场:吃饭前的准备工作

 

解说:屋里的空气凝聚着温暖与和谐,一家人终于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坐在了一起,吃上了这顿久违的团圆饭,他们等这一天整整等了三年。其实我们也无数次的设想、猜测、期盼过这两个家庭迟早会有那么一天,但不知还要等多久,好在有干爹、学校老师、社会好心人士的出现,融化了了两个家庭之间冰冻的隔阂,为两个家庭注入了一股理解、宽容、帮扶、和谐的暖流,没有让这种冰冻的隔阂继续延续。现场:[同期:记者问:就说你们家做了那么一件事情,你就不怕有些居心叵测的人说一些怪话吗?王春琼:就说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能帮助他们多少就帮助他们多少,这是他多年的一个心愿,不管别人怎么说,总认为是一件好事。]+ 解说:相信这两个家庭的今年一定会是和谐春来早,阳春三月的阳光将会再次沐浴着两个家庭之间亲情的发芽成长。+现场(注:部分镜头特级+音乐)

 

 

 

 

主持人:记得有句俗话叫 “家和万事兴”,说的是一个家庭首先要的就是和谐,和谐了整个家庭也才能够兴旺。其实,人生活在一起,并不仅仅只是吃饭穿衣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心与心的交流,奶奶也好、继父也好、生母也罢,既然组成了一个家庭,成员之间就应该相互扶持,相互关爱,没有失衡的待遇,没有敌对的心理,这个家才会充满着温暖,也才能真正的“家和万事兴”,节目最后我们也衷心祝愿这个家庭能够真正的和睦幸福起来,给云东一个完整的家,一份完整的爱。

                                                     

DGTV编导:申知铭

                                                       大关广电局